动漫ACG、影视作品点评
专属分享发现有趣的内容!

《宿怨》幕后团队如何打造写实的特殊化妆与微型模型?

2018 年由亚瑞阿斯特(Ari Aster)执导的《宿怨》(Hereditary)绝对是近年来最特别的恐怖惊悚电影,伴随着《逃出绝命镇》(Get Out)、《噤界》(A Quite Place)以及《女巫》(The Witch)…等片,开创一系列具有作者风格的类型惊悚片;而《宿怨》更是结合了另类的邪教童话与创伤的家庭关系而成的绝佳缝合之作。(本篇文章有剧情透露,相关视觉可能造成不适,请斟酌阅读)

然而,纵然《宿怨》有着不少的剧情片元素,但依旧有着让人有些不舒服的血腥镜头,包括了两场让人怵目惊心的断头画面,都必须透过复杂的特殊化妆,达到写实与恐惧的效果,为此,导演亚瑞阿斯特找来了经验丰富的史蒂夫纽柏恩(Steve Newburn),一同打造这个让人毛骨悚然的电影世界。

史蒂夫曾参与过多部知名电影,都担任特殊化妆与设计的相关工作,包括了《恶灵古堡首部曲:拉昆市》(Resident Evil: Welcome to Raccoon City)、《沙赞》(Shazam!)、《自杀突击队》(Suicide Squad)…等片,在接受史丹温斯顿学院的访问中,史蒂夫分享了参与《宿怨》的幕后过程。

电影的故事从一场相当荒谬的意外开始。彼得载着他的妹妹查理从一场派对回家,但是查理不小心在派对上吃下了花生而造成气管急性过敏,试图打开车窗呼吸的她,直接撞到了一个电线竿而被硬生断头。

为了这颗镜头,史蒂夫与他的团队打造了一个完整一比一的查理机械模型,进行了最接近真实状况的模拟;原先他们期望透过具有轨道的车辆,让机械人体模型撞上电线竿,不过他们后来选择了更具挑战的方式,让真实的驾驶开着时速 100 公里的车辆进行撞击。

驾驶第一次就搞定了。史蒂夫透露,但最终电影只用了几格而已,毕竟那个画面真的太令人感到不安。

关于断头的效果,剧组制造的头颅内部有可折碎的装置,在进行实际的撞击前,先用球棒测试,以达到最佳破坏效果,而虽然电影最终仅有头颅的特写,但史蒂夫的团队把所有的特殊化妆需要的假肢都制作出来了,包含了身体本身;根据史蒂夫接受 RUE MORGUE 的访问指出,其实整个意外场面有 80% 都被剪掉了:

我会说他们最终剪掉了大概 80% 我们制作的假肢画面,但同时我也必须说,我是第一个认为这是对电影更好的决定,彼得呆坐在那长达 40 秒的画面...我想所有人都能理解,这就是一个纯粹的惊吓。史蒂夫说,我的意思是,我们几乎拍了所有的东西,我们拍了断头,我们拍了他回头看着坐在后座已经没了头颅同时正在喷血的妹妹,但他们最终把这些都剪掉了,只留下了他纯粹的反应,对我来说这是当你看到这种场景更真实的反应,我甚至可以想像『天啊,我该怎么做?』我完全认同这样是有利电影的决定,虽然你不会想要看到你的心血被删掉,不过我还是很高兴他们这么做了。

电影最后还有一场断头场景,来自东妮克莉蒂(Toni Collette)饰演的母亲安妮用钢琴线自己把自己的头切断,我们玩得很开心,东妮告诉我们这次是她第一次尝试特殊假肢化妆。史蒂夫说,我们从她的脖子流出了三加仑的血,但她从头到尾都觉得相当好玩,并且跟我们说拍到最后很像不是同一部电影,因为我们几乎在所有的特效上都营造了一种砍杀电影的感觉。

史蒂夫纽柏恩除了特殊化妆之外,还负责了本片相当重要的角色 — 微型模型。

东妮克莉蒂在片中是一名微型模型艺术家,故事的一开始她正在准备她的个展,而正当观众觉得这只是角色建立的一种方式时,这些有点诡异的小模型却成为了导演亚瑞重要的叙事工具,一种监视的压迫感在模型与真实世界中对立,最重要的原因在于史蒂夫确实打造了仿真的成品。

史蒂夫与他六人团队花了 10 周的时间制作出上千种物品,最终将其组装起来,包括了住家、托儿所、安宁病房,以及上述文章提到的意外场景,而其中最大的模型是片中主角的家,并且是参照真实房子建制而成,我在开拍前的 6 到 8 周先到了现场,看了一下这栋房子,拍了几百张照片,做了大量的测量。史蒂夫在接受 Insider 访问时谈到。

而微型模型中的所有物件都是以手工或是 3D 列印建构,而模型中的主要人物则是透过雕塑完成,人物都是 3D 列印,但有些则是雕刻,例如东妮,我们在纽约先完成了数位扫描,奶奶则是以别人的身形扫描。史蒂夫透露。

这些精心制作的模型最终其实被东妮饰演的角色砸烂了,但对于史蒂夫来说一点都不心疼,毕竟这只是工作而已,以微型模型的角度来说这其实很稀松平常,大多数你在制作这类的模型最终都是要被炸掉或是砸烂,其实你反而会有点期待这件事发生。

赞(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趣果弥音吧 » 《宿怨》幕后团队如何打造写实的特殊化妆与微型模型?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有趣的内容就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