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漫ACG、影视作品点评
专属分享发现有趣的内容!

《天鹅之歌》美术设计安妮博尚谈论如何打造一个近未来的美丽世界

由 APPLE TV+ 制播,奥斯卡最佳男配角得主马赫夏拉阿里(Mahershala Ali)主演的作品《天鹅之歌》(Swan Song)是去年最美丽的科幻电影之一,身为第一部长片,导演班杰明克里瑞(Benjamin Cleary)缴出了一个相当不俗的成绩,当中充满各种近未来的设定、使用者介面的想像、美术设计、陈设的概念,都相当美丽且具说服力,本片的美术安妮博尚(Annie Beauchamp)在接受 awardsradar 访问时也谈及了背后的故事。

首先,我从剧本出发。我觉得这个故事是一封丈夫写给妻子的情书,科幻设定的部分更像是一封信,因此,有机会可以设计一个近未来的世界是非常令人兴奋的。安妮表示。《天鹅之歌》的故事设定在不久的将来,人类意识可以转移到复制人身上,使得你的生命能够延续,一名深爱自己妻子的设计师卡麦隆,在生命的尾声接受了这个移植邀请,但他必须面对道德的关卡与自我存在的困惑门槛。

片中有许多看似酷炫的科幻片设定,例如人类无时无刻都会带着无线耳机,以及可录影的隐形眼镜,这样的设定曾出现在《云端情人》(Her)与《黑镜》(Black Mirror)当中,不过《天鹅之歌》无疑又给予了更多贴近现实的设计。我做了大量的研究,从再生技术到自动驾驶汽车,智慧手机、扩增实境(AR, Augmented Reality)的手势,身为一个人类,你会如何与这些科技产品、生命的轮回、永续包装连结?我也与我的建筑师朋友讨论,量子计算、产品设计,我的意思是,这个列表是无穷无境的。但同时对我来说,你对剧本会有非常本能和个人的反应,因此我对所有的设定都抱持着开放的态度,去思考角色与其环境以及一开始的情感。

此外,《天鹅之歌》有一个实验室机构,也就是意识转移的单位,安妮与其团队也放弃了金属水泥的材质,使用更温暖的方式去作为建筑材料,也让这个概念融入在角色与故事当中。我们有一个设计理念,就是在建筑与布景当中,少即是多,其概念就是将所有的素材还原至最原始的型态,因此你总是看到纯粹,或是在实验室中你看到的夯土(rammed earth)就是未来的产品,而不是选择用混泥土,当然这类的产品对环境的破坏也非常大。这是我们采用的一个前所未有的艺术工法,尺寸为 8 英寸乘以 8 英寸,在墙上以多层的方式制作与创建,对我来说这就像是一只虫,或者也是马赫夏拉阿里的皮肤,它就像是一个茧,在剧本当中他也同时在经历一趟情感之旅。同时这也反映在实验室的结构上,最上层是居住的地方,中层则是起居活动区域,最下层则是他看见复制人的地方,这样的布置如同他的情感旅程般。因此我认为我们深受威尼斯双年展的北欧馆建筑氛围影响,在陈设设计上我们也做了大量研究。

片中这个机构不像实验室,也不像医院,它更像是一个画廊,或者三者都是,它从颜色、质感与光源,都给予了观众科技与生命是一个共存关系,甚至是一个轮回意念。实验室有两棵树,那些树代表了成长与生命,他们扎根于大地,就像我们之于生命一样,但事实上这是一个循环,这都代表了他们的脆弱与挣扎。另外,就故事设定来说,将自己的意识移植到复制人身上之后,真正的自己就会在这个机构安度余生,而对安妮来说,这美丽的建筑也有另一个用意,我希望这个地方,会让你安心的认为这个像医院又像画廊的地方,可以让你安心的渡过人生最后几个小时。

安妮也透露,班杰明授权了他很多创作上的建议,包括了里面一场咨询对谈的灯光设计。我和班之间的合作模式相当深入,他非常慷慨,真的让我以电影人的身份参与到本片,例如,片中那个 LED 屏幕在一开始的剧本是没有的,而是来自我的建议,它展现了另一个层面的技术,我们可以改编灯光同时影响布景,它让我想到了我最喜欢的艺术家之一詹姆斯特雷尔。

因此,我也设计了未来的耳机、隐形眼镜以及他们的充电座,我有一个朋友专门搜集海洋当中的塑料来制作美丽的便当盒,因此我以他为创作灵感制作了充电座,可想而知这一切都是我与班,以及本片的特效总监麦可戴纳一起完成的。片中的一切设定都必须具有可信度,一切都必须具有人与人之间的连结性,这样我们才能同时被科技引诱,又能与他断开连结。

赞(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趣果弥音吧 » 《天鹅之歌》美术设计安妮博尚谈论如何打造一个近未来的美丽世界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有趣的内容就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