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漫ACG、影视作品点评
专属分享发现有趣的内容!

《麦特与麦斯》: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段无法被定义感情与一个无以名状的吻

有一天你突然醒来,发现自己困在原地了。有时你花费毕生精力去追求一件事情,到头来却发现那并不适合自己。被喻为是天才导演的多蓝,借着《麦特与麦斯》这部带有自传色彩的电影作品,探问了友情与爱情的界线;而在电影当中,有意或无意的吻则成为松动多年友谊的催化剂。

在19岁时就以处女作《听妈妈的话》赢得多项影展大家的多蓝,从不吝于借由电影向观众或影评展现他创作中丰富的电影文本与其涵养。《麦特与麦斯》有着费里尼第一部电影作品《小牛》的结构,同样是描述一群在家乡廝混的小牛帮的成长故事,与一位准备做出改变、远离家乡的年轻男孩。

电影中用以反映角色情感的鲜艳色彩,让人不自觉的联想起法国新浪潮大师高达(Jean-Luc Godard)的影像语汇;而我与我的麦特也曾在闲聊电影时得出一个看法:要检视一位电影导演是否优秀,如何指导、安排餐桌戏或许是重要的评断标准之一。若以此观点来看《麦特与麦斯》这部,接续着一段右一段餐桌、派对与聚会桥段的电影;纵然喋喋不休,但却不惹人生厌或感到尴尬,这绝对是多兰调度画面、台词与剧情的功力表现。

因某位童年死党就读电影科系的妹妹需要拍摄作品之故,麦特与麦斯这对多年的死党好友被迫演出同性亲热戏码;其实早在成长过程就曾因胡乱打闹而有过一吻的两人,而这次的一吻,也成为两人再次检视内心对彼此感受的试金石。

被好友们酸说是文法纳粹且作为律师的麦特,是相对于有着混沌、混乱生活与亲子关系的麦斯的存在。他在影片开场与好友在家中鬼混时,抵死不愿承认自己曾经义正严辞的纠正朋友的语法顺序;一如他在与麦斯为拍摄亲吻片段前,假装遗忘两人曾经胡闹一吻的往事,麦特无法正视这段越界且无法控制的情感的反应,一如他拒绝使用错误的文法进行沟通的固执或坚持。

突然想起某位已婚异性恋大叔好友曾在闲聊中谈到,他认为对于异性恋男性来说,亲吻比打炮更为亲密;他的论点是,打炮是一种相对生物性的行为,但亲吻这件事则涉及情感、认同等更为深层的感受。一个男的或许可以跟干一个不喜欢的人,但要亲一个不喜欢的人又是另外一回事了。他是这样说道的。

情理法,还是法理情?无论是语言、电影或者情感,皆需仰赖不断的流动、改变而质变生存下去,《麦特与麦斯》表面上述说了一段同性好友的情感故事,但多蓝也借此叩问存在于黑白之间的灰色地带。红与蓝、冰与火、冷静与失控,麦斯就像是麦特一面他不愿去正视的镜子,而麦特就是麦斯脸上与生俱来、无法被视若无睹的如墨水印的红色胎记。这样的对比,也让人想起擅于描绘青少年徬徨与迷惘的美国大导葛斯·范桑的《男人的一半还是男人》,而多蓝则利用灯光、剪接、服装与场景等细节,拼接出本片无处不在的对比。

有一天你突然醒来,发现自己困在原地了。有时你花费毕生精力去追求一件事情,到头来却发现那并不适合自己。电影中麦特垂垂老矣的上司如此说道,这句话既是说给年轻的麦特,同时也是描述已如死水般无法流动的自己。而电影中另一位由麦特接待的外地同事,承袭了上一辈对于结婚、生子、成家立业的美好远景,一脚踏入后才发现人人追求的目标其实通往一座围城;最后他只能像《红玫瑰与白玫瑰》中的主角振保那般,以声色犬马的放荡行为麻痹自我,而这个角色也成为麦特生命的另一种写照。

电影中的麦特以一个又一个正确的文法作茧自缚,将自己困在粉饰太平的生活中,但最让人动容的,却也是麦特面对真实情感的拉扯与挣扎。两人为戏一吻后的清晨,麦特失了魂般的走向冰冷湖水,在下沉与浮起的一片湛蓝中,奋力游向某个自己也不知道的所在;当他终于抵达某处之后,才恍惚的认知到自己已经离家太远,折返至原处的他,像那群一脸狐疑的好友们,脱口而出一句:我迷失了。

又或者在送别麦斯的派对上,酒醉后的麦特与麦斯短暂迷情却在最后关头喊停的一段亲热后,再次对自己的情感感到迷惘的麦特,只身狂奔于灯火辉煌的街道。在在都让我想到新新浪潮导演李欧·卡霍的《坏痞子》,男主角伴着电台中播放David Bowie - Modern Love狂奔的痛苦与狂喜;或者是楚浮的《四百击》主角 Antoine,在片尾穿越农舍、田野一路奔向大海的片段。奔跑、游泳都是在一连串的重复动作中维持平衡,却又不断移动前往某处的运动;但很多时候,我们只是不断重复着某些人所设下规则,却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前往何处,多蓝延续了新浪潮以来电影对于生命的各种叩问,赋予一个再简单不过的故事值得细细品味的深意。

赞(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趣果弥音吧 » 《麦特与麦斯》: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段无法被定义感情与一个无以名状的吻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有趣的内容就在这里!